首頁>校友>校友活動>正文

校友 /

Alumni

EMP新生力量 | 90後偏執狂曾拒哈佛offer,"公平教育是一輩子的事業"





EMP2018春季班學員
 張碧巍


最近半年,張碧巍瘦了34斤。她說自己“沒堅持做任何事”,無非就是下午5點後不再進食,每天多走走路,一星期吃一次火鍋的習慣變成一個月一次。采訪當天,她的早飯是星巴克飲料加巧克力面包。


“我幹嘛非得逼着自己,餓了好幾天後報複性地吃。我喜歡細水長流,我相信時間,‘堅持’在我的世界裡是不存在的,我隻是在享受。”張碧巍說。


張碧巍是北京音畫夢想社會工作事務所(以下簡稱“音畫夢想”)創始人。音畫夢想是一家緻力于用創新的體驗式藝術教育提升兒童自主解決問題能力的非營利教育機構。

 

三年前,張碧巍接手音畫夢想時,它是一個松散的大學生聯盟,面臨解散。今天,音畫夢想已成為一家年籌資額1500萬,擁有15名正式員工的“明星”組織。截至2017年6月,受益于音畫夢想“藝術+”項目的兒童已達233870人次。張碧巍計劃到2020年服務1000萬人次的鄉村兒童。






 改變 


音畫夢想正在調整船頭——從城市“轉戰”農村。


 “前三年先做城市流動兒童,鄉村兒童前三年死都不碰。”張碧巍說。她有一套清晰的打法,先從城市流動兒童切入,招募大學生志願者為孩子提供藝術教育課程,探索出一套成熟模式後轉向農村。

 

一些合作夥伴剛開始沒看懂張碧巍的打法。音畫夢想剛起步時,就有很多資助方建議他們去給農村孩子提供藝術教育。“第一年向親朋好友衆籌了10萬塊錢,你說我能幹點啥?我想既然我最擅長做志願服務,那先把志願服務團隊搞起來,帶着這個‘火種’先去做,做完得到兩個最重要的東西:經驗和人,先把這兩點抓住。”張碧巍說。

 

三年間,音畫夢想通過招募大學生志願者,集中在北京、上海等地的打工子弟學校開展藝術教育課程,同時通過公益組織和企業将自己的藝術教育産品拓展至一些人口淨流入城市和教育欠發達地區。音畫夢想獨創的“藝術+”課程體系有兩大特色,一是情景式藝術課,設計情景以小組探究模式引導孩子解決身邊問題;二是堅持使用自主研發的系統性教材。音畫夢想團隊有很強的産品思維,它的課程設計由産品研發、落地實踐、内部評估三部分構成。

 

從資金、資源投入上看,音畫夢想自己做課程産品和評估并不經濟。“如果能夠看到未來更大的價值和意義,我們現在不惜all in(全情投入) 搞産品研發和評估,有拿得出手的産品模型。這讓我們立刻和其他教育組織區分開。”張碧巍很笃定。

 

音畫夢想的課程在激發學生學習興趣和改善師生關系上的作用已經被驗證。《音畫夢想藝術課程效果評估報告》(2016年秋季學期)顯示,與未經幹預的兒童相比,經音畫夢想“藝術+”課程幹預的兒童在積極心理發展、消極心理緩解、創新性方面變化顯著,參與音畫夢想課程項目的流動兒童學習問題的下降幅度比對照組高19倍。一個小學校長打電話感謝音畫夢想工作人員說,“上了音畫夢想的課程後,學生的數學平均分提高了20分”。

 

張碧巍覺得音畫夢想将主戰場轉到農村的時機到了。“用了這個模式和這個團隊,證明了我有做這事的能力。而且國家精準扶貧、教育扶貧起來了,我們就趁着這個風口逐步往鄉村轉。”張碧巍說。三年的時間過去,行業開始理解音畫夢想,音畫夢想也加深了對行業的認知。

 

通過培訓大學生志願者開展兒童藝術教育的模式天生存在天花闆——它很難規模化,大學生志願者的穩定性欠佳。音畫夢想通過外部評估團隊的專業評估顯示,影響課程質量最主要的因素是師生比,師生比維持在1:8才能保證課堂效果。

 

伴随着産業結構調整、政策變動、鄉村發展,很多城市流動兒童随父母返鄉。這也是音畫夢想轉移主戰場的一個原因。留在城市中的流動兒童,音畫夢想将繼續跟進。音畫夢想計劃今年把50%的精力用到鄉村兒童上,明年這個比例則是80%。


轉向農村,音畫夢想的打法是“先做試點,課程嵌入,借力打力”。眼下,音畫夢想在河北省阜平縣的鄉村兒童項目已經開始試點。音畫夢想通過與當地教委和學校合作培訓當地教師,在項目中嵌入課程,并改變當地教師的激勵機制。

 

“做小事,謀大事”是張碧巍的一個行事哲學。之所以選擇河北阜平做項目試點,是因為十九大提出要“讓每個孩子享受公平且有質量的教育”,阜平縣靠近雄安新區,同時還是國家級貧困縣。

  

機構轉型的同時,一向對同事“很tough”的張碧巍也正試圖變得柔軟。“改變并不痛苦,而是我的宿命。每個人在擅長的地方發光發亮并不難,難的是在不擅長的地方也能有疊代。這一點本身也是我的欲望。”張碧巍說。







 理性 


“我們做事的風格就兩個字:理性。”張碧巍說。

 

張碧巍自認為是一個“必須要有足夠動力和看到未來足夠可行性才會去做事情的人”。她認為,中國1.2億鄉村兒童中,至少要影響超過1%甚至更多的人群,每學期為一名孩子提供超過10次(20個課時)的藝術課程,做好試點,才有可能摸索出可被複制推廣的模式。“隻有教育才能影響一個人,底層兒童将直接決定中國未來的樣子。”張碧巍說。

 

“理性”之外,張碧巍也有“冒險家”的特質。在不确定性很大的教育實驗中找到必然發生的規律,張碧巍認為這是一件很有魅力的事,“這特别符合我的賭徒心理,我特别喜歡去做那種看似小概率,但是換個角度或者拉長時間長度來看有成功可能的事情”。

  

理性之上,是執念。張碧巍喜歡讀史書,看了大量王朝更疊的曆史後,她生發出人生的虛無感,“什麼才是有意義的?”她問自己。“隻有人與人的情感連接、真善美、萬事萬物的運行規律及正道,才是永恒的。藝術能夠影響一代又一代的人。”張碧巍認為。

  

“給底層兒童提供藝術教育這個執念的形成非一朝一夕。”張碧巍說。這個“執念”還源于她對未來社會對人才的需求的思考,“人最重要的是去做創造力的事情。未來,标準化的工作都可能被人工智能取代,人要去做比機器更高級的事情,這需要激發人的想象力和創造力。藝術是唯一能夠激發人的想象力和創造力的東西”。

  

在“找人”、“找錢”兩件事上,張碧巍也極盡“理性”之風格。張碧巍的工作時間分配遵循“333原則”,她會用30%的時間去“找人”。音畫夢想喜歡招那些“聰明、樂觀、皮實、自省”的人,一般要求面試者是“985”、“211”或“雙一流”高校的畢業生。“我們創業團隊本身精力有限,設置這麼一條線是為了節省篩選成本。這條線并非是絕對的,我們也招了少量這個學曆标準之外的新人。”怕引起誤解,張碧巍解釋道。張碧巍頗為自豪的是,“創業”三年來,音畫夢想核心合夥人流失率為零。

 

張碧巍會拿出30%的時間“找錢”。很長一段時間内,音畫夢想的主要募資途徑是拓展企業大額捐贈,尋找認可音畫夢想産品邏輯和評估邏輯的人。這種資助方不多,但一出手就是千萬級。采訪張碧巍當天,上午10點,她已經拜訪完一個重要資助方回到辦公室。過去三年,音畫夢想的籌資額每年保持200%—700%的增長。

    

業内一直盛傳音畫夢想“超級有錢”。“其實我們一直處于極度缺錢的狀态。音畫夢想是業務驅動型機構,而非有多少錢辦多少事。我們是一種偏冒險者的姿态,但不是一路蒙眼狂奔。”張碧巍澄清道,“我們會永遠缺錢,這是我們在産品規模化過程中面臨的挑戰。”

 

“少講情懷,多講理性,把事情做好,募款不是去強調自己有多慘。沒有人會真舍得放棄什麼,無外乎是争取他更在意的東西,滿足自我的欲望。我不認為做公益就是偉大,我隻是在做我想做的事情,我的欲望在于看到自己正面影響别人獲得的成就感,而公益恰恰可以滿足我的欲望。”張碧巍說。







 無差别心 



“我本身是一個客觀理性的人,不會把自己改造成一個感性的人。我要把我的客觀、理性發揮到極緻,前提是對萬事萬物保持足夠的無差别心。這是我一生的功課。”張碧巍說。

    

讀高中時,因被誤解抄襲英語作業,英語老師将張碧巍“拎”出了教室,從此她決定放棄學英語。每當張碧巍被英語老師拉出教室,她的地理老師就把她帶到自己的辦公室,對她說:“碧巍啊,你不想學英語沒關系,你可以學點别的,你就在我的辦公室吧,我在不在你都可以來。”從這段經曆中,張碧巍領悟到教師的無差别心對學生的成長至關重要。

    

很多人覺得鄉村兒童和城市兒童差别很大。在張碧巍看來,這兩類孩子本質上沒有區别,隻是在形成同等認知水平方面,鄉村兒童會比城市兒童晚兩三年。


前福特基金會高級教育項目官員何進退休前,張碧巍跟着他做了兩年“學徒”。這一過程中,張碧巍清楚地看到一個無差别心的長者怎麼客觀對待每一個項目和夥伴。何進尤其注意一點——不越俎代庖,項目是受助方自己的事,不是我給錢讓他們做。“在他眼裡,普通公衆、大學教授、部長都一樣。我覺得這太了不起了。”張碧巍說。

 

受何進啟發,張碧巍在思考,“不是我在幫助這些人,而是要讓他們意識到自己可以做好。無差别心可以讓我守好自己的位置,真正想的是‘授之以漁’,而不是一天到晚去給更多‘魚’”。

 

正是在何進的指導下,張碧巍構建了自己的中國教育框架體系。雖有“師徒”關系的情分,但何進并未給音畫夢想任何資助,他對張碧巍說,“依照你和團隊的能力,你們不愁找不到錢”。

 

自然之友發起人之一的梁曉燕也對張碧巍影響至深。“梁老師是我見過的最無差别心的人,她特别相信人,把每一個人都當成寶。不管這個項目她有沒有介入,她都同樣的尊重。她是掏心窩子地希望你好,無條件地包裹着你,托着你的大後方,給你前行的力量。”張碧巍說。

 

“梁曉燕老師教會了我什麼是人的力量,何進老師教會我什麼是一個真正的教育項目。一個是‘道’,一個是‘道’和‘術’。”張碧巍總結道。

  

對其他公益項目,張碧巍從不作價值判斷,“在我這裡沒有什麼好的或壞的公益項目,每個項目都有自己的選擇和定位,它能動用什麼資源就做與之相匹配的事”。

  

情緒是張碧巍“無差别心”的最大“敵人”。“我是一個在冷靜下來可以極其理性的人,但是在情緒來臨時,我需要花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去控制它,比如說一個工作沒有達到預期(效果),我的無名火就會上來。”張碧巍坦言。

 

近年來,張碧巍獲得衆多榮譽:入選福布斯中國“30位30歲以下精英”,世界Goalkeeper大會唯一被采訪的亞洲代表等。對此,張碧巍坦言:“沒感覺,我日子照常過,也不會因此長了三個鼻子五隻眼睛。”為了做音畫夢想,張碧巍曾拒絕了哈佛大學發來的offer。

  

“讓底層孩子享受公平的教育,從上學難過渡到上好學,這絕對是我一輩子的理想和事業。這個理想是不是以公益的方式、現在的這種途徑實現?一定不是!因為我和團隊的能力會提高,需求也在變”。張碧巍說。






張碧巍在EMP2018開學典禮發言

就在昨天,我所在的“社會人”小組根據拓展活動的要求變成了沒有手機沒有資金也沒有熟人的三無人員,我們一起到坪山社區了解基層工作的開展,挖掘當地的真實需求,甚至還跑到寺廟裡去化緣齋飯。我身體不适,多虧大家照顧我,給我端水送藥,扶我走路,甚至在身無分文的時候把好不容易籌集到的錢省下來讓我打車回到學院,點點滴滴都在心頭。我實在太喜歡我的小夥伴們了。我會一直記得我們那句口号“豬隊友在一起,就會了不起!”同樣我們,因為EMP,所以了不起!


這短短不到兩天的相處中,我深刻看到了我們每一個學員身上的不同。性格特點不同,思維模式不同,生活和工作背景不同,從事的公益類型服務不同,因此在公益實踐過程中我們遇到的問題和困惑也有所不同。我作為一名90後,從業至今已有5年,我最大的困惑是就是我所希望解決的社會問題是不是我的服務對象真正的需求呢?這個困惑也許永遠沒有标準答案,甚至會一直都在變化和不斷深入當中,但EMP可以讓我帶着正确的思考方法和行動指南,永無止境的探索下去!這也是我來EMP學習的主要原因。


但我更想說的是,我看到的我們身上更重要的東西是相同!首先,我們都是對自己生命有擔當,不斷追求生命意義的精彩,都希望自己的存在可以對他人對社會有意義,這是大善!其次,大家都相信自己的生命與他人的生命是連接在一起的,自己對周圍的人,對這個世界有着獨到的責任和使命,這是大義!最後,大家都是從事或參與慈善行業,希望通過持續學習提升自己公益實踐水平,通過科學有效的公益方式實現自己理想和使命的人,這是大智!


基于大善、大義和大智的這些相同,我們才終于能夠走到一起來到學院學習。我真心期待大家通過未來的學習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提升,通過互相學習,借鑒和分享各自的經驗與人脈,讓我們彼此成為一生的夥伴,陪伴成長。我也真心的希望未來的我們能為師弟師妹做好榜樣,能為公益學院的校友會網絡注入活力,更能為中國公益和中國社會做出貢獻。


最後的最後,把我最喜歡的一句話送給大家,這是我的人生目标,我相信也是我們每一位EMP學員一起共同的期許: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謝謝大家!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