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校友>校友活動>正文

校友 /

Alumni

EMP校友 | 29歲辭去副教授、40歲告别商業,專注棄嬰養護,徐樸:願做小小的量變

徐樸

國際公益學院國際慈善管理EMP2015年春季班(四期)、2017年度哈佛達理歐獎學金慈善管理高級領導人項目ELP校友

上海闵行區吳泾樸質公益兒童關愛服務中心理事長



理工科博士徐樸放棄商業,專注棄嬰養護,從兼職志願者到公益專職,已經十三年了。如果不是40歲那年的一個決定,她現在應該在某家大公司管理着她的技術研發團隊。

 

辭掉商業公司高管職位那天,父母問她:“學了這麼多年,辭職你會不會覺得浪費了?”。現在,民間公益組織“樸質公益”創始人和理事長徐樸給出的回答是: “這是我為這輩子做的一件有意義的事情。”

 

十三年公益路,徐樸從不敢多看一眼重病中的孩子到親自參與護理,從發現“人的複雜性”到“包容理解”。幾乎每天都要直面悲情,但她一直強調“快樂至上”。“幫助孩子是一件給人意義、讓人快樂的事。如果有一天我感到不快樂了,我可能會沒有動力而放棄。”徐樸說。


40歲開始全職做公益

最近,因為被認為不符合民政部門的某些規定,樸質公益幫助棄嬰在上海就醫期間的中轉養護點被關停了。這對徐樸有一些打擊,但她沒時間難過,旋即帶領團隊布局樸質公益的下一步。

 

“事情都是在陰陽、積極消極之間轉換,沒必要沉浸在負面情緒之中。”徐樸說。徐樸發現這是自己在近10年的商業生涯中習得的一種能力——面對問題,必須找出解決方案。

 

徐樸想着手與醫療機構和公益機構合作,尤其是在基層醫療院所放置“大病救助”宣傳手冊,為孩子患病的家庭提供充足的救助信息。“相當于一個‘橋梁’。我們把做大病治療的公益機構彙總信息送到基層。”徐樸說。

 

打聽到基層鄉村要設兒童福利主任,徐樸又在考慮如何與他們合作投放宣傳手冊。“一下子改變他們的思想不現實,但如果把手冊送到兒童福利主任手裡,但凡村裡孩子有問題,馬上就可以查手冊看怎麼辦。”徐樸認為。

 

2010年,徐樸創立樸質公益,緻力于為棄嬰改善生存條件,為貧困的小朋友提供豐富的閱讀資源。徐樸是“半路出家”,在這之前,她學的是應用數學、電磁場和微波技術,在中興通訊、飛利浦等企業從事天線設計和研發管理。

 

十三年前有一次,徐樸逛社區論壇時接觸到了沒錢給孩子治病的家庭,于是開始做志願者,捐款、給住院的孩子送湯送飯等。救助的第一個孩子去世時,徐樸還懷着身孕,哭得不行。

 

2007年10月,在一次到上海兒童醫學中心探視手術患兒,徐樸路過病房,一眼看到了一個不會笑的嬰兒。看護阿姨告訴徐樸,這是個殘疾棄嬰,18個月大,先天沒有肛門,做過三次手術都失敗了,因為術後照料不到位,至今無法自主排便。

 

徐樸沒有多想就把這個嬰兒抱回了家,給孩子起名叫“芸寶”,而她自己的孩子當時也才兩歲,上班特别忙,她先生很支持她:“過去父母家裡那麼窮,幾個孩子都養大了,我們現在的情況照顧她沒問題的”。




當時,徐樸和家人每天要給芸寶做傷口護理、擴肛、輔助排便,接下來還有爬行、站立、微笑和言語訓練。芸寶慢慢能站了,還會笑着叫徐樸“媽媽”。長大一點後,芸寶就和徐樸自己的孩子一起上幼兒園,一起放學回家,一起聽徐樸講故事。

 

芸寶四歲那年,考慮到孩子進一步的醫療和身心發展,徐樸狠着心決定配合福利院讓芸寶給一個美國家庭收養。因為擔心孩子有“被遺棄感”,徐樸每天下班都給芸寶講美國的故事,給孩子看收養家庭的相冊。2010年7月19日,徐樸帶着芸寶來到廣州,親手送走了孩子。至今,徐樸都不敢去廣州,總覺得自己在廣州把芸寶“扔了一樣”。

 

芸寶的寄養經曆給了徐樸和一直關注孩子的志願者網友很多信心,他們看到,如果得到好的養育,一個棄嬰的生命力可以很強大,他們的成長道路會發生巨大的變化。

 

利用工作之餘做了幾年公益後,40歲那年,徐樸決定“重新開始一件事”。與很多資深職場人士離開大公司投身創業不同,徐樸打算全職進入公益。做出最終決定前,徐樸反複考量,最後确認自己對救助棄嬰這件事“很有熱情”。

 

這是徐樸人生的第二次大轉向。第一次是29歲那年,當時她已經評上副教授,接下去可以做研究可以再評教授,但她覺得學院派生活不是她想要的,職稱對于她沒有任何吸引力。“我一直在學校研究的是理論的東西。但我想去設計真正的産品,去觸摸真正的實驗室,而不是電腦仿真。”徐樸說。

 

回頭去看這個人生的第二次大轉向,徐樸認為這一選擇讓她 “真正走入了市場,讓我從産品設計中獲得了信心、社會經驗和管理經驗”。“40歲的我還有精力和熱情重新開始,也許50歲有點晚了。” 徐樸感慨道。



借鑒商業思維

“我們的理工科思維對樸質公益非常有幫助,我們喜歡做實驗,喜歡用過去産品開發的思維做項目管理。在棄嬰養護和機構運營層面,我們做了很多實驗,先去觀察項目未來可能會發生什麼問題,然後再去修正,非常有趣。”徐樸透露。

 

“樸質公益”全稱“上海闵行區吳泾樸質公益兒童關愛服務中心”,2014年1月正式注冊,團隊全職工作人員幾乎都是理工科背景。

 

樸質公益面臨人少事多、籌資難的處境,一直在設法提高工作效率。無論是做一場義賣還是辦一個年會,徐樸她們會按照商業中SOP(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标準作業程序)的思路,做好Excel表格,相當于一個“傻瓜式的指導手冊”,列好預設的流程、前期準備工作、志願者分配、物資需求分類等。

 

在保育員管理、倉庫物資管理等方面,樸質公益也用流程化的文件、表格來管理。“有了這些方法、手冊,哪怕是一個缺乏經驗的志願者來參與我們的工作,他有可能做不到100分,但他不會不及格、不會犯大錯誤。”徐樸說。



在機構日常管理上,樸質公益的嚴格程度不亞于商業公司。一次,一個兼職的項目人員負責對接機構邀請的專家,講課之後項目人員請專家一起吃了頓便飯,消費了140元,超過了機構規定的餐飲報銷額度。項目人員主張不報銷自己來付費,徐樸攔住他自掏腰包把錢出了。

 

“這麼多年來,我們認為首先在内部管理上要做大量工作,做了一些非常細緻的事情,我們想讓機構可持續發展。當然在倡導上還顯不足,這是第二步的工作。”徐樸認為精細化運營也是樸質公益的特色。

 

樸質公益曾“多元化”發展,後來做了“減法”。“集中在你的使命上。”這是徐樸她們悟出的道理。一開始,樸質公益有棄嬰養護、外來務工家庭孩子閱讀推廣、殘疾人家庭孩子助學、農民工孩子學雜費資助等四個支持方向,後來發現精力太分散,僅保留前兩項,專注“生命的教育”的内涵和棄嬰救助。

 

樸質公益很注重相關合作方的“參與感”,“隻有真正經曆了,才會有理解和堅持的熱情”,他們花很多精力設計了一些适合大家參與的項目環節,比如在義賣中從物品的收集、整理、運輸到活動現場的設計等都有志願者和捐贈人的參與,然後大家才會理解“很炫很開心照片背後的辛苦”。“再去跟捐贈人談捐贈的時候,希望捐出的錢裡有一部分支持我們的行政支出,他們就很容易理解。”徐樸說。

 

對外發聲時,徐樸總是相當謹慎。“看到積極的一面非常重要,不能引導大家都抱怨這個國家這個不好那個不好。對于棄嬰問題,任何一個社會組織誰都承擔不起如此衆多的棄嬰養育的責任。我們應該看到政府在積極為棄嬰解決了基本生活問題和醫療問題所做的巨大投入和工作。但是也要看到存在的問題,尋求解決方法,在保持社會組織的使命同時,我們希望充分合作,融合社會資源進一步改善棄嬰的生存條件。”徐樸表示。

 

精細化管理讓樸質公益更有效率和公信力,帶動資方參與項目保證了機構的可持續發展,“做政府的補充”的定位讓樸質公益團隊心态較為平和。但這個過程中,樸質公益也如履薄冰。

 

 樸質公益行事低調,社會影響力并不大。在公益界,不乏喜歡借助新聞熱點展示自己項目的機構。樸質公益也養護過身處輿論中心的孩子,但徐樸總會要求在新聞裡隐掉自己或機構的名字。她從不主動參加任何評獎活動,稱“不想浪費精力在曝光度及可能引發的任何争論上”。

 

徐樸被人質疑過做公益圖謀名利。面對質疑,徐樸起初是有點氣憤的。有一次,正開着車,她忽然想到小時候父親對她說的一句話“人是不能用好壞來區分的”。 徐樸突然意識到自己錯了:“我總是用‘好人’‘壞人’來區分一個人,所以當這個人表現出一些個性化的甚至是人性弱點的時候,我就不能接受。”



“能幫一個算一個”

“認識到人的複雜性之後,發現别人質疑你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徐樸發現自己豁然開朗,變得“很包容,心态也輕松多了”。

 

在徐樸看來,“棄嬰養育這個項目不适合上規模。因為是照顧孩子,你得要安定下心來慢慢做”。“我是一個普通人,能幫一個算一個,在有生之年能影響到一些人,就足夠了。解決棄嬰這個社會問題,本身也是一個複雜和長期的過程。” 徐樸表示。

 

迄今為止,在樸質公益的棄嬰養護項目執行中,徐樸和4名樸質公益管理員工,以及20多名基層保育員,還有合作夥伴,照料和幫助了上百個因為疾病被父母遺棄的嬰兒。在和福利院合作的養護中心裡,除了醫療救助、一日三餐和日常護理,樸質公益很重視與孩子們互動,想盡辦法讓他們感受到“家庭般的溝通、交流”。

 

“上不了規模”的原因還在于,優質的合作方并不好找。樸質公益很在意合作機構的财務是否透明、是否能給孩子們提供細緻的照料、是否堅守初心等。“不能合作的就放棄,絕不為了數字做事情。”徐樸說。

 

“在這個階段,我們需要把自己做好,用行動帶入更多人,讓公益這塊土壤肥沃起來。”徐樸認為。

 

除了接收福利院送來的孩子,樸質公益還向福利院輸送樸質公益的管理模式和運營人員,幫助提升福利院的獨立管理能力。

 

在“生命的教育”上,徐樸她們想走得更遠。樸質公益為農民工的孩子開設了生命教育為内涵的閱讀課程,在選書時,徐樸有意識側重“生命”主題,也選擇一些如何理解和幫助殘疾孩子的圖書,她認為:“造成棄嬰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人們對生命的冷漠,以一種‘有沒有用’的功利标準來看待生命,沒有回歸到對生命的本質關愛。這些孩子将來會為人父母,從小對他們進行生命教育,對殘疾孩子有一些理解,或許可以減少棄嬰的産生。”

 

徐樸覺得樸質公益“沒什麼了不得的,整個團隊的精髓就是‘質樸’:“做公益一定要去掉光環,是發自内心的喜歡。不可能以‘浮在上面’的方式去解決社會問題,要從最底下進入,去做實事。‘紮在地上’的時候,才能體會到很多東西,才會理解什麼是貧窮。”

 

“說得俗套一點,我們要像水一樣做事,一是要量力而行,滴水穿石般堅持;二是遇到問題不能停留在抱怨,要想辦法去解決,像水一樣遇到阻力依然奔流向前。”徐樸說。




 女兒從小就跟着徐樸參與樸質公益的活動,培養孩子對社會的了解和責任感,現在已經13歲了。前兩天,她帶女兒去看《我不是藥神》,看着看着孩子就哭了。看完片子,徐樸問女兒:“你是不是更理解媽媽做的事了?”女兒回答她:“我早就支持你了!”

 

1987年,徐樸還在上大學,在學校讀研時候開始涉及無線通信研究,2003年就接觸到可穿戴設備技術的研究,但未能應用。眼下,世界已經因無線通訊、網絡技術而大大改變,以VR為代表的虛拟技術應用迎來爆發期。“我們多年前研究時都不知道這些技術什麼時候能用上,但有一天世界就這樣改變了。”徐樸感慨道,“其實,做公益也是這樣的。”

 

“隻要這是一件促進社會的事情,你就要相信,做的人多了、積累多了,這件事才會發生質變。我們現在就是在努力地做小小的量變。”徐樸說。


為您推薦:

EMP新生力量 | 張軍茹:愛是夢的翅膀,藝術讓夢翺翔

EMP校友 |  苗世明:小朋友畫廊——用美去打動公衆

EMP新生力量 | 90後偏執狂曾拒哈佛offer,"公平教育是一輩子的事業"

EMP新生力量 | 和西梅:那孩子望向我的瞬間,我已淚流滿面

EMP校友 | “廁所先生”錢軍:再給我三五年,幹出一個“廁所帝國”

EMP校友丨張帆:本地力量起來了,鄉村教育才有希望

EMP 校友 | “社會創新家”創始人宋厚亮:如果是對的事情,你去做就對了

相關新聞